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「年味儿」变淡了吗?

[复制链接]
作者: ethan.wu | 时间: 2021-2-18 13:59:30 | 英语家园|
0 79

1202

主题

1206

帖子

4063

积分

大学生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063
发表于 2021-2-18 13:59:30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50138l4kubtq14cb9udar.jpg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
转自:冯仑风马牛

听到不少朋友感叹说,「现在的年味儿越来越淡了」。

什么是「年味儿」呢?大概是一系列的「固定程式」和由此带来的仪式感。

就像作家王蒙在一篇文章里写的,「小时候过年特别激动,因为能吃上一顿肉,因为包饺子,因为穿一件新衣服,因为给大人磕头和得到压岁钱。也因为相信家里大人的话,相信这几天有诸神下界,有祖先的在天之灵在空中巡回,我们必须出言谨慎,行事小心,敬畏与感动上苍,祈求好运。」

过去,从腊月间办年货开始,送灶、贴春联、祭祖、守岁、穿新衣、放鞭炮、拜年……这一整套活动,使得过年往往意味着人们在吃穿用度上比平时更好,而在言谈举止之间,又常常给一切日常所见的平常东西都赋予全新的含义,仿佛它们在节日里都变得比以往更美好。

而现在,生活节奏越来越快,与「农耕时代」甚至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准备相比,现在准备过年的时间越来越短。

老舍写过七十年前的北京过年:「从腊八起,铺户中就加紧地上年货,街上加多了货摊子——卖春联的、卖年画的、卖蜜供的、卖水仙花的等等都是只在这一季节才会出现的。这些赶年的摊子都教儿童们的心跳得特别快一些。在胡同里,吆喝的声音也比平时更多更复杂起来,其中也有仅在腊月才出现的,像卖松枝的、薏仁米的、年糕的等等。」

那时候的北京,「过了腊八就是年」。

陈忠实写过三四十年前的过年:「乡村里真正为过年忙活是从腊月二十开始的,淘麦子,磨白面,村子里两户人家置备的石磨,便一天一天都被预订下来,从早到晚都响着有节奏的却也欢快的摇摆罗柜的咣当声……到春节前的三两天,家家开始蒸包子和馍,按当地风俗,正月十五之前是不能再蒸馍的,年前这几天要蒸够一家人半个多月所吃的馍和包子,还有走亲戚要送出去的礼包。」

那时候的白鹿原,为过年要准备十来天。

而现在的「打工人」们,腊月二十九还在上班。

当物质上变得极为丰富时,过年在物质上带给人的「惊喜感」,也日渐消失。

莫言在一篇文章里写道,「年夜里的饺子是包进了钱的,我们盼望着能从饺子里吃出一个硬币,这是归自己所有的财产啊,至于吃到带钱饺子的吉利,孩子们并不在意。有一年,我为了吃到带钱的饺子,一口气吃了三碗,钱没吃到,结果把胃撑坏了,差点儿要了小命。」

而现在,「如果愿意,饺子可以天天吃,没有了吃的吸引,过年的兴趣就去了大半,人到中年,更感到时光的难留,每过一次年,就好像敲响了一次警钟。没有美食的诱惑、没有神秘的气氛、没有纯洁的童心,就没有过年的乐趣,但这年还是得过下去,为了孩子。我们所怀念的那种过年,现在的孩子不感兴趣,他们自有他们欢乐的年。」

不仅是吃的,有多少人还会专门为过年买新衣服?

当然还有许多原因,让许多人记忆中的那种「年味儿」日渐消散。

…………

但,不管这个「味儿」怎么变化,有一点始终没变——过年始终都意味着「辞旧迎新」,意味着一个新的美好的开始。新的一年,祝愿每个人都能够全新起航,一往无前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24小时热门更多>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