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微信已十年:张小龙要做视频号、直播、输入法和爆炸表情包

[复制链接]
作者: 风中雨荷 | 时间: 2021-1-20 14:58:00 | 其他|
0 91

75

主题

75

帖子

225

积分

小学生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25
发表于 2021-1-20 14:58:00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1月19日晚间,作为2021微信公开课PRO的压轴环节,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、微信事业群总裁张小龙进行了时长近两小时的“脱口秀”,从视频号的诞生始末到自己直播时的轻松表达,再到近期将上线的春节直播拜年、“炸裂”表情包、状态“寻”同类及未完待看等功能的剧透,最后他总结了微信十年发展的产品观,即简单和连接。

站在微信十年的关键节点,身穿白色运动上衣、一身休闲打扮的张小龙称,10年前微信产品的诞生,源自于自己并不怎么使用QQ,于是计划做一个给少数人用并且适合自己用的沟通工具。“如果用两个词来表达它(微信),一个是连接,一个是简单。”在张小龙看来,对于产品来说做连接意味着做最底层的设施,而简单是特别高的目标,是特别难做到的。
喜欢用数据说话的张小龙在现场晒出微信十年成绩:目前每天有10.9亿用户打开微信(误说成1.9亿),有3.3亿用户进行了视频通话;有7.8亿用户进入朋友圈,1.2亿用户发表朋友圈,其中照片6.7亿张,短视频1亿条;3.6亿用户读公众号文章,4亿用户使用小程序,2亿以上用户设置三天可见。他还谦虚地表示,“觉得自己特别幸运,是‘上帝选中的那个人’”。
张小龙不改吐槽大师的本色,比如他批评某个流媒体音乐软件的点唱机界面,“我这个年纪的人才用过点唱机,现在的年轻人都没用过,不知道为什么会把界面做成这样”;强调腾讯员工窥探聊天记录会被开除,且微信不在云端保存聊天记录,但从输入到接收信息的链路很长,因此为了更好的保护用户隐私,微信正在灰度测试自己的输入法。
张小龙因其Foxmail、QQ邮箱、微信等产品而成为国内最知名的产品经理之一,他的产品理念一直被外界关注。但他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,每年的微信公开课PRO成为外界了解他的绝佳机会,两年前他也曾创下连续4小时微信公开课演讲的记录。
视频号是视频化的微博

从武汉雷神山医院建设者“万欢”通过视频号分享抗疫经历,到工地劳动者凯凯在视频号分享跳霹雳舞的日常,再到8KRAW摄影师李政霖用视频号直播流星雨,一年时间,不少用户已经养成了通过微信视频号记录和观察的生活习惯。视频号也成为张小龙演讲中着墨最多的产品。
张小龙透露,组建视频号团队之初,视频号的产品定位是一个视频化的微博。他还以略带调侃的口吻表示,视频号不是腾讯在短视频上的战略重点,“很多人说视频号是(腾讯的)战略重点,其实短视频的战略重点还是在微视这里,腾讯甚至没有开会为此(视频号)立项,这个项目就是微信自己在做,它不是一个任务,而是自己给自己的一个挑战,团队最开始也只有十几二十人。”
对于产品设计而言,视频号的难点在于账号体系。“2017年的时候,我就跟公众号团队聊过,公众号只适合少数人写长文章,但大多数人写不了长文章,所以想在朋友圈下面做一个类似“非朋友圈”的功能。但当时不了了之,是因为这项工作非常大。”张小龙说。
“视频号的意义,视频是其次,号才是最重要的。”张小龙说,微信可以在很多场景下代表用户的身份,但微信的身份,整体还是基于社交和通信领域,相对是私密的。而在做视频号的时候,也需要创造一个新身份,这和微信的身份完全不同,之前做直播,一直都没法突破微信身份的限制,但有视频号之后,直播才能变成一个公开领域的事情。
而微信之所以选在今年做视频号,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,视频化表达其实越来越成为普通人的习惯,最近5年,微信用户每天发送的视频消息数量上升33倍,朋友圈视频发表数上升10倍。这时候,微信再思考短内容的时候,就会想,不应该基于短文字来做,而是应该基于视频化内容来做。
从目前的数据来看,自2020年1月19日内测以来,微信视频号已经迭代4个大版本,陆续支持了顶部分栏、转发朋友圈大屏显示、长视频、直播打赏、连麦等能力,视频号内容生态也涌现出了众多优秀创作者和标杆案例。视频号的不断迭代背后,则是微信日以继夜进行数据分析、测试的结果。
“最初,我们猜测大家每天看的内容的比例是1:2:10,就是每个人看10个关注的视频,看20个朋友点赞的视频,100个机器推荐的视频,但是现在大盘数据不是这样的,看朋友赞的视频数量是机器推荐的2倍多。”所以张小龙认为,是社交推荐让视频号跨过了生死线,但他依然在机器推荐的精准度上不断尝试。
张小龙还解释了,为什么视频号在关注和推荐栏里已经变成了全屏模式。“全屏是信息列表的表现形式,一屏幕的内容,内容条数的多少和命中率成反比,也就是全屏其实是风险很大的,如果你命中率不够高的话,数据会下降得很快。朋友圈你改成全屏的话,朋友圈就死掉了,因为它的命中率并不高。”张小龙说。
张小龙还提到外界质疑微信的技术,他对此表示,微信内语音输入、转文字都是我们自己团队做的,微信在算法领域沉淀很深,搜一搜背后有几百个搜索工程师,微信有自己的团队做语音识别、机器翻译等。
看好直播的轻松表达

张小龙认为直播是一种相对轻松的面对面途径,未来直播可能会成为一种个人化的表达方式。“我觉得直播非常轻松。如果你让我拍一段短视频发给朋友们看,我会觉得压力非常大,因为要准备思路,准备文稿、镜头和内容。但是我做了好几次直播,面对几千人直播,我没有做任何准备,一分钟的准备都没有,我只是说把直播镜头,手机架在这里就开始直播了。”
张小龙由自己的直播经历谈到了直播和短视频的差异:之所以说短视频是有创作门槛的,是因为你要做精美的内容,但是直播并不需要你去做精美的内容。一个真实的直播,其实应该是很轻松的才对。打开直播不管有多少观众,你在里面随便说几句话,这个跟你在微博上写一句话,其实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,都是一种非常轻松的表达。
在微信的下个迭代版本,会出现直播的入口,可能会设置“在附近的人”栏目中,可以改为“直播和附近”。春节期间,微信也将推出直播拜年的玩法。关于直播和电商的结合,张小龙表示,直播里面也会有电商的能力,包括直播可以挂到第三方小程序里面。
“内容越来越碎片化了,自己也在想还有什么样的内容形态,是比短视频能够被更多人所接受的?我个人觉得直播是有这个机会的。”张小龙说。
2019年年中,贝壳财经曾从一些MCN机构和直播公会处获悉,微信已经搭建了直播构架,并在内测中,不同于以往的小程序,这次的直播入口设在与“看一看”“搜一搜”并列的页面中。
互联网分析师唐欣认为,“可能带来最大变数的还是微信。微信的商业化一直是比较谨慎的,但其流量太大了,如果能放开一些,是有可能改变整个行业格局的。直播并不会成为大APP的标配,只是对于具有泛娱乐属性的内容平台和社交平台,相对比较契合。直播这个市场很难被垄断,未来肯定是各家共存的状态,尤其是具有版权属性的游戏直播护城河更深。”
“未完待续”的几个新功能
张小龙说,做产品就是要有一些异想天开的想法,虽然很多不能成功,但如果成功了就会很有意思。他在演讲中透露了几个微信即将上线的新功能,比如“会炸裂”表情包、输入法、状态“寻”同类及未完待看等功能。
他不改吐槽大师的本色,比如他批评某个流媒体音乐软件的点唱机界面,“我这个年纪的人才用过点唱机,现在的年轻人都没用过,不知道为什么会把界面做成这样”;强调腾讯员工窥探聊天记录会被开除,且微信不在云端保存聊天记录,但从输入到接收信息的链路很长,因此为了更好的保护用户隐私,微信正在灰度测试自己的输入法。
对于自己不喜欢的音乐软件界面,他都亲自下场革新。“听歌的时候应该看到什么,比如你可以想象你在这里听这首歌,另外一个人在另外的场景,还有很多类似的人,如果把他们听歌的眼前画面都连起来的话,总有一些人的画面跟你是非常类似的,是能够打动你的,所以从这个点上出发,就把听歌的体验做了一个视觉化的展现。”张小龙说。因为技术还没有到那一步,所以目前只能通过别的产品方式,就是有一些热心的用户,能够把某一首歌变成一个制作得很精美的,类似MV这样一个东西,可以分享给更多的人看到。
对于自家产品,他也不忘吐糟。“现在微信的浮窗,特别不喜欢,就像狗皮膏药占了一块位置,但为了解决一篇文章要很久才看完,而中途要不断处理微信消息的需要,有了浮窗功能。很多时候,一篇文章,一个长视频,是要分很多次才看完的,如果每次都要先拖到浮窗,也是很繁琐的。”现在,微信提供了一个尚未看完的内容的列表,方便可以随时找回这些内容继续看完。
张小龙还说,微信表情很多年没有大升级,但好在有用户贡献自定义表情。通过一些数据,发现人们表达出来的情绪更强烈,比如“裂开”这个表情很受欢迎,所以微信团队在想,如果能扔个“炸弹”出去,让对方屏幕裂开,这个表达更强烈。实际上,做这样一个动画效果很容易,但难在如何在原有的表情体系上去做。不过现在,微信已经做出来了,用户马上就能体验到。
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白金蕾 编辑 徐超 校对 王心

来源:https://www.sohu.com/a/445676957_114988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