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余华《兄弟》:有一种情,一旦拥有,便天长地久

[复制链接]
作者: datatune | 时间: 2020-12-13 13:58:40 | 英语家园|
1 222

940

主题

943

帖子

2836

积分

高中生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836
发表于 2020-12-13 13:58:40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作者:洞见·心阅阅

爱是生命的火焰,没有它,一切都会变得黑暗。



♬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云湾朗读音频



大千世界,茫茫人海,有很多人是生命的过客,有许多事会被时光遗忘,而有一种情却会随着岁月的淘洗而沉淀,最终融入到生命里。

犹如《送你一颗子弹》中所说:“有些人注定是你生命里的癌症,而有些人只是喷嚏而已。”

余华的《兄弟》一书中,光头和宋钢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,在重组父母的关爱下患难与共,而在时代的变迁中他们又被欲望牵制,渐行渐远。

当那份兄弟情被重新找回时,却留下了永恒的遗憾。



恨一个人会很久,爱上一个人或许只需一瞬间。

李兰是刘镇丝厂的女工,自从丈夫去厕所偷窥女人的屁股掉进粪池淹死,她就羞耻得抬不起头,从此她患上了偏头疼,儿子光头从出生起都没见过阳光。

一天夜里,李兰鼓起勇气抱儿子出门,耳边传来生命中最难忘的浑厚男音。

一年前就是这个男人帮她丈夫的尸体背回家,还把沾满粪便的尸体冲洗干净才离开。

从那一刻起,这个一米八五的伟岸身躯便在李兰的脑海中挥之不去,他就是宋凡平,一个中学的老师。

之后,街上偶遇几次,他帮李兰提过米、背过孩子。

命中注定的姻缘,总会再相遇。

光头5岁那年,宋凡平的妻子病逝,李兰去参加了葬礼,从此,两人在心里惦记。

一个夏天的夜晚,李兰拉着七岁的光头到镇上看球赛,宋凡平临上场前把儿子宋钢交到她手上。

宋凡平是球队的明星,他所在的队连连获胜,最后宋凡平以一个漂亮的扣篮轰动了全场。

他兴奋致极,当众把李兰高高举起,场上的焦点都聚集到他俩身上,李兰激动得满脸通红。

赛后,宋凡平领着他们去喝了冷饮,从此一家四口的温馨生活开始了。

宋凡平是个体贴的丈夫,婚后下厨烧菜,拉着李兰的手上街,有时还当着邻居的面给妻子洗头。

有男人依靠和呵护的女人是幸福的,李兰从此骄傲地抬起了头,之前的头疼病似乎被“治愈”。

可好景不长,一年后,李兰的偏头疼又患,比之前更严重,宋凡平把她送上海去治病。

那天之后,刘镇的人开始疯狂起来,街上集满游行队伍,口号声、打骂声响成一片。

头一天宋凡平还是英雄,举着大红旗走在队伍的前面,次日,就被挂上了“地主”的牌子当街受惩。

之后宋凡平的家被抄,接着被关进一间仓库,左胳膊被打得脱臼,可他仍给李兰写信报平安。

后来,上海也乱了,李兰决定回家,宋凡平承诺去接她。

到了那天,李兰从早等到晚都没看到宋凡平的身影,她预感家里出事,风尘仆仆地踏上归途。

在车站出口处,俩孩子满身污秽,见着她便哇哇大哭,预感被证实。

为了去接李兰,宋凡平提前从仓库逃出来,在车站被六个追堵的人用木棍活活打死。

李兰看到丈夫千疮百孔的尸体,一次次晕死过去,又一次次苏醒,几次差点爆出惨烈的哭声,都生生咽回去。

她泪流满面地把宋凡平的尸体收拾干净。

出葬那天,宋凡平的父亲和他们母子仨用板车推着棺材走在街上,李兰昂着头没有哭,也不让他们哭。

走出刘镇,李兰的哭声凄厉地从心底里爆发出来,悲痛随着那声呐喊宣泄而出。

返回的路上,她收住了眼泪,挺起胸膛穿过大街……




失去致爱,李兰的生命已缺失一角,可膝下还有俩儿子,生活还有希望。

公公已风年残烛,她把儿子宋钢留下照顾公公,把儿子光头带在了身边。

外面的形势越来越乱,李兰担心光头的安全,把他锁在家里。

宋凡平死后,光头因地主儿子的身份受同学冷落,有次学校填表,他忍不住问母亲:“我还有一个爸爸叫什么名字?”

李兰斩钉截铁地回答:“你只有宋凡平这个爸爸!”

李兰希望光头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可人生往往事与愿违,光头十四岁那年,到厕所里偷看女人的屁股,被生擒活捉,李兰再也骄傲不起来。

光头并不在乎别人的非议,还以偷看到屁股的“秘密”与人做交易,换取三鲜面吃。

儿子的斑斑劣迹让李兰的精神彻底崩溃,内心充满了惶恐和不安,她的头疼得越来越厉害,肾也出现毛病。

她知道自己活不久了,两个儿子才十五六岁,她为自己的后事做准备,先到澡堂把身子洗干净,为丈夫守洁,她已七年没洗头。

进澡堂时还满头乌发,洗完出来已是满头白花,瞬间苍老的样子让人吃惊。

李兰决定再为宋凡平去扫一次墓。

光头担心母亲劳累,特制一辆有躺椅和顶蓬的板车,还“偷”来一瓶病人输剩的葡萄糖水,给母亲路上解渴。

李兰舒服地躺在“专车”上,儿子推着她招摇过市,走上山间小路。

这个曾经像前夫一样带给她耻辱的混世魔王,此时又像宋凡平一样让她感到骄傲。

扫完墓回家,李兰买好了棺材就住进医院,临终前,李兰捎信把宋钢叫来。

跟他交代:“儿子,光头是你弟弟,我不担心你,我担心光头不走正道,你答应我,不管他以后做了什么事,你都要照顾他。”

宋钢抹着泪承诺:“妈妈,您放心,我会一辈子照顾他,剩下一碗饭,我会留他吃:剩下一件衣服,我会留他穿。”

李兰泪如雨下:“不!生活艰难时,东西你们分着吃;衣服,你俩换着穿。”




李兰去世后,宋钢的爷爷也一命归西,患难兄弟又聚在一起了。

两人回忆着往事:

父母不在时,兄弟俩自己煮饭吃、到河里去捉虾、没钱时吃盐巴、酱油配水;

夜里两人给父亲送虾和酒遭人抢;宋凡平被打死,尸体血肉模糊,兄弟俩牵着手哭着找爸爸;

宋钢跟爷爷住乡下时,常走十几里路带大白兔奶糖来看光头,两人隔着门窗聊到天黑等李兰回家。

童年生活虽苦,有人相伴总温暖,幸福的生活总算盼来,光头被分到福利厂、宋钢分到五金厂上班。

两人拿到第一个月工资时,就像挖到金矿一样兴奋,到饭店点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面犒劳自己,又各做了一套中山装让自己焕然一新。

宋钢的眼睛近视,光头给他配了一副最贵的眼镜,宋钢看世界都清晰明亮,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生活太艰难,风雨中携手的兄弟情特别让人动容。

宋钢忠厚老实,被科长排挤、欺负,光头为兄弟两肋插刀,把科长揍进医院。

光头当厂长时,宋钢开心得就像自己被封了官,把光头的任职文件抄了一份留存,还给他织了一件有帆船图案的毛衣。

物质越来越丰富,人也在慢慢的改变。

光头在福利厂干得风声水起,生活滋润了,身份今非昔比,情欲也呼之欲出。

当年被他偷看屁股的美少女林红,如今更是风姿绰约,光头垂涎欲滴,对她死缠烂打。

可林红对光头恨之入骨,还爱上了温文尔雅、身材挺拔的宋钢。

三人情感的纠葛中,林红最终嫁给了宋钢,悲剧也从此拉开了序幕。




宋钢与林红结婚不久,光头便辞职下海,可他非但没做成生意,还负债累累,被债主追打。

光头的境遇让宋钢寝食难安,他一次次接济光头。

被林红发现后,逼着宋钢在光头和她之间做出选择,她说:“我们供不起他的生活。”

无奈之下,宋钢与光头断了关系。

可命运总是捉弄人,从那之后,光头靠收破烂起家,又做服装生意,挣得盆丰钵满。

这时宋钢却失业了,林红的针织厂也不景气,还时常被厂长骚扰。

宋钢再就业时扭伤了腰,又得肺病。

光头是念兄弟情的,请宋钢到自己公司当副总被拒绝,又悄悄地给林红送钱让她为宋钢治病。

宋钢病情刚好转,便不告而别外出挣钱,他太想让林红过上好日子。

宋钢走后,厂长更肆无忌惮地骚扰林红,光头知道后找领导把厂长撤了,又帮林红从车间调到办公室。

女人的情感是脆弱的,金钱未必能俘获女人的心,而危难时期的温情却能触及女人内心的柔软。

林红开始改变对光头的看法,跟他进出高档场所,渐渐地,在灯红酒绿中迷失自己。

光头也在欲望的膨胀下丧失良知。

当宋钢挣到钱回家时,林红已跟光头去上海修复处女膜。

一个是曾经相依为命的兄弟,一个是挚爱永生的妻子,亲情和爱情最终都败给了现实。




往事历历在目,宋钢潸然泪下,他想或许林红嫁给光头会更幸福。

这样一想便释怀了,他给林红和光头各留下一封信,然后在夕阳下卧轨自杀。

他给光头的信中写道:

“你以前对我说,就是天翻地覆了,我们还是兄弟;现在我对你说,就是生离死别了,我们还是兄弟。”

宋钢死后,光头彻底崩溃,所有的人生快乐都换不回此生挚爱的兄弟。

他时常对着那张泛黄的全家福发呆,看着当年宋钢为他抄写的厂长任职文件,又回到了七岁之前的孤独。

林红也坠落成风尘女子,她已不再有真情,宋钢的爱是她心里永恒的痛。



罗曼罗兰说:“爱是生命的火焰,没有它,一切都会变得黑暗。”

沧海桑田,繁华落尽,唯有真情犹在人心。

无论是亲情、爱情还是友情,愿拥有时不错过,失去时不留遗憾。

0

主题

11

帖子

24

积分

学龄前

Rank: 1

积分
24
发表于 2022-7-5 20:12:44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24小时热门更多>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